东方时事:欧美围攻中国 中国没有退路进行反击!下
2009-08-10 12:26:39.0

●为欧盟与美国未来的战略冲突准备了一个矛盾激化点
  
  由于土耳其是既同美国结盟、从美国人那里捞政治与军事上的好处,也渴望加入欧盟、从而欧盟得到经济发展空间,因此不难看出,俄罗斯的这一手,虽是被动的调整之举,但实际上也为欧盟与美国未来的战略冲突准备了一个矛盾激化点,也不失为被动中的主动。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要忘记了,土耳其既是欧盟进入中东产油区的最便捷的“欧亚大陆桥”,也是美国(或者美元本位制)将欧盟(或者欧元区)遮断于中东产油区之外的“桥头堡”。
  
  ●乌克兰的战略地位将不可避免地下降
  
  第二,由于已经运行的“里杰石油管道”、欧盟计划兴建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准备开工的“南流”项目,全部绕开了乌克兰,但“里杰石油管道”、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都将通过格鲁吉亚,因此,在“欧美俄”的能源战略中,乌克兰的战略地位将不可避免地下降。
  
  这就为“欧俄”在乌克兰问题上找到“共同话题”创造了条件。
  
  ●正式形成的方式很可能是“公开牺牲”格鲁吉亚与乌克兰的国家利益
  
  而在俄罗斯将“南流”管线铺进“受欧美共同影响”之北约成员土耳其的背后,也是相当于变相承认了美国、欧盟在格鲁吉亚的战略利益,变相承认了北约在格鲁吉亚的战略利益。
  
  不难看出,在俄罗斯将“南流”铺进土耳其之后,一个俄罗斯“接受”北约(欧盟与美国)在格鲁吉亚的战略存在(俄罗斯将不再谋求以任何形式推翻格鲁吉亚的亲西方政府、以威胁“里杰石油管道、纳布科天然气管道)、北约(主要是欧盟)“承认”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肢解、并暂时不接受格鲁吉亚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暂时性利益交换”,将有可能以某种形式“正式形成”。
  
  显然,正式形成的方式很可能是“公开牺牲”格鲁吉亚与乌克兰的利益。
  
  ●也是为了干扰中国对中亚的经济整合
  
  第三,由于土耳其试图在中亚一带施加影响,并在“新疆75事件”跳得非常高,其战略野心一目了然。
  
  因此,俄罗斯这一举动也有“提高土耳其在全球能源布局中的战略地位、牵制中国中亚能源政策”的战略意图。而中国中亚能源政策在中国经济整合中亚的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显然,这样也是为了干扰中国对中亚的经济整合。
  
  ●俄似乎还不打算从处理“新星号事件”的过程中所摆出的“排列组合”上做根本性调整
  
  从上面的讨论来看,尽管俄罗斯的“国家前景”被美国人“公开蔑视”,俄罗斯银行体系的“寿命”被拜登“公开诅咒”、且面对乌克兰的公开冲撞,为了避免现在就跳进欧美合挖的“陷阱”,不得不对“南流”的走向进行调整,但对中国经济整合中亚充满戒心的俄罗斯、似乎还不打算从处理“新星号事件”的过程中所摆出的“排列组合”上做根本性调整。
  
  ●俄决策层似乎明白,在将美国人彻底推进“阿富汗陷阱”之前,首先要避免自己先跳进“陷井”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中亚问题而言,尽管拜登对俄罗斯“公开蔑视”,但俄罗斯决策层似乎明白,在将美国人彻底推进“阿富汗陷阱”之前,首先要做和的,就是要避免自己先跳进了“欧美”合挖的“陷井”。
  
  前面说了,在“上合”有所削弱之后,只要“欧美”的东欧政策保持一致,在格鲁吉亚、乌克兰问题上,就有能力给俄罗斯挖陷阱、下套子的。
  
  ●“上合”仍然保持着“和平使命-2009”水平上的“活力”
  
  但是,恰恰在于“上合”虽因“新星号”所代表的“排列组合”有所削弱、但仍然保持着“和平使命-2009”水平上的“活力”,从而令“欧美”在东欧政策上无法保持一致。
  
  ●“欧美”在阿富汗的投入程度有本质性的不同、阿富汗对“欧美”全球战略的影响程度不同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欧美”在阿富汗的投入程度有本质性的不同,阿富汗对“欧美”全球战略的影响程度不同,再加上陷入金融危机的欧盟与美国的“真正战略重心”是伊核问题、或者科索沃问题所代表的国际金融话语权问题,因此,在美国南亚破局无望、打通巴基斯坦通道无望,从而被迫向俄罗斯“借道”的情况下,即便在为俄罗斯“合挖”陷阱层面进行通力合作的“欧美”、在执行起来恐怕就有了“决心”上的分岐。
  
  这个道理很简单,由于美国不可能就这样一无所获地撤离阿富汗,否则其全球战略将因投入巨大而立刻坍塌,并立刻断送“美元本位制”的性命。
●华盛顿决策者明白,在乌克兰问题上必须小心再小心
  
  因此,为了防止俄罗斯在无路可走之下、被迫调整其“中俄关系中的现有心态”,从而回过头去、不顾一切地与中国一道,沿上合组织(包括伊朗、巴基斯坦等观察员国)边境,全力将驻阿美军捆成只“棕子”,美军要么最终被拖死、要么最终被迫撤离,华盛顿决策者明白,在上合仍然具有活力的情况下,它在乌克兰问题上必须小心再小心。否则 ,不论是撤军、还是拖死,对美国而言,其悲惨结果都一样。
  
  ●俄罗斯与美国、欧盟之间在东欧方向的“那点儿事儿”,其实给了中国极大的借用空间
  
  不难看出,只要“中俄”主导的上合存在一天、且仍然能保持“和平使命-2009”层面上的活力,那么,只要俄罗斯仍然有能力快速解决格鲁吉亚问题(主要是经济层面的),美国就不敢放手乌克兰去冲撞俄罗斯的战略红线、从而激起俄罗斯的拼命反击、并彻底调整“新星号事件”所标志的“战略心态”。
  
  非常清楚,俄罗斯与美国、欧盟之间在东欧方向的“那点儿事儿”,其实给了中国极大的借用空间,
  
  ●只要欧盟下决心走“新丝绸之路”,是可以大胆向中国“借道”的
  
  相较之下,在阿富汗问题上,欧盟就没有这层心理负担,不仅没有,与人民币“互为支撑”的“欧元”,有朝一日,只要美国人彻底跳进了“借道”的陷阱,只要欧盟决心借机解决科索沃问题、从而彻底逆转美元与欧元的地位,只要欧盟下决心走“新丝绸之路”,是可以大胆向中国“借道”的。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经过“新星号事件”的“不愉快”之后,“中俄”还是能举行意义重大的“和平使命-2009”了。
  
  ●中国又何尝没有通过“拒绝承认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独立”也保留了一份战略“排列组合”呢?
  
  值得强调的是,在俄罗斯借“新星号事件”处理过程保留了一种“排列组合”的同时,中国又何尝没有通过“拒绝承认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独立”也保留了一份战略“排列组合”呢?这与中国拒绝承认科索沃独立的原理是相通的:既是在静观后续发展、也是想在关键时刻“引导”后续发展。
●在中亚部分,我们多次强调过一个观点
  
  在之前的点评中,在中亚部分,我们多次强调过一个观点,既:一旦在阿富汗问题上形成了“驻阿美军(或欧盟军队)向俄罗斯(或中国)借道,或者驻阿欧盟军队(或驻阿美军)向俄罗斯(或者中国)借道”的局面,围绕伊核问题这个核心进行的“中欧俄美”大博弈,就有可能更加贴近伊核问题的“核心要义(以国际金融话语权为主线的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新秩序)”,从而更多地以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进行角力的形式表现出来。
  
  ●“中欧俄美”之间的大博弈发展到更多以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进行角力的形式
  
  从美国试图怂恿印度、更或者准备亲自上阵进行南亚破局,而中国则一方面对印度保持军事高压、一方面对“印巴关系”好言相劝,直至最后“不再斩劝”朝鲜“不要进行第二次核试”、从而准备东亚破局的整个过程来看,形势已经发展到了美国向俄罗斯正式“借道”的层次,“中欧俄美”之间的大博弈,也就发展到了更多地以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进行角力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层次;
  
  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再去观察拜登“公开篾视”俄罗斯的“国家前景”,公开质疑“俄罗斯银行可能撑不过15年”,公开断言“俄罗斯在可见的将来将因经济困难向西方低头”,也就有了另一份感慨,那就是:以这一层面角力为主的博弈时期似乎已经如期到来!
  
  ●克林顿飞赴朝鲜所上演的那幕“英雄救美”,本质上是“另一个过程”的正式开始
  
  事实上,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其实还想说明一个问题,既:克林顿飞赴朝鲜所上演的那幕“英雄救美”,本质上是“上述过程”的正式结束、“另一个过程”的正式开始。
  
  显然,所谓的“另一过程”就是指“以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角力为主的博弈时期”,当然了,这一过程的开始,并不意味着之前的那种政治、军事手段会突然消失,相反,随着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角力的激烈化、表面化,曾经出现过的政治、军事角力都会随时出现,有时还会较之前更加残酷。这是值得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高度警惕的。
  
  ●“欧美”配合程度有如“橡胶轮胎与铝合金轮毂”一样“配合紧密”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美国准备对中国轮胎实行55%的高关税”,以及“欧盟拟对华铝合金轮毂发起反倾销”,我们也就不能明白,在经济角力层面上,有意维护西方对国际金融主导权的“欧美”,这是在对中国发起“联手打击”,其配合程度有如“橡胶轮胎与铝合金轮毂”一样“配合紧密”。
  
  ●一个建议
  
  其实,中国之所以在铁矿石价格问题上始终谈不下来,一个关键原因在于世界三大供应商--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其实都是一个老板,它们相互参股(中铝也是股东之一)。不同的是中国在不同的公司订货只能对公司所在的国家造成就业上的影响,对控制三大公司的“国际资本”而言、其利益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在这里,我们建议相关部门在目前仍然不得不与三家中的一家进行合作的同时,不妨将主要部分的合同放在南方经济体的、相对较小的铁矿供应商身上,或与其合作,或以“强大、持续的战略需要”去刺激这些供应商“尽其可能地”增加产能,从而以“发动群众”的方式、从根本上冲击三大供应商的市场份额。
  
  ●在即将而来的贸易战争、甚至金融战争的问题上,中国没有退路可言
  
  另外,东方评论员认为,在即将而来的贸易战争、甚至金融战争的问题上,中国没有退路可言,必须针锋相对地进行反击。
  
  只是在反击策略上要注意不能跟着“欧美”的步调走,就这轮贸易冲突而言,“欧美”瞄的是中国的强项--“橡胶轮胎与铝合金轮毂”、强调的是“欧美经济利益相近、步调一致”,彰显的是中国产“橡胶轮胎与铝合金轮毂”与印度、甚至其它许多南方主要经济体的“冲突性”,因此,中国的反击策略也应该瞄着“欧美”之间的“冲突性”,彰显出中国与印度等南方主要经济体、甚至日本西方经济体的“一致性”。

●早在欧美全面爆发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指出:对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大并购要保持高度警惕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包括其它南方经济体必须明白,“欧美”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争、甚至稍后的金融战争,其实是以整个南方经济体为目标的,为的是在下一波“欧美金融危机”到来之前、竭尽全力地对南方经济体进行“分而治之”、对南方经济的龙头--中国进行“围而攻之”,从而用破坏其产业结构的方式、最终“激出”中国、印度等南方经济体的实业危机、直至金融危机,从而为欧美金融管理层“以救市名义、在金融危机中释放出的、却没有进入工商业的、被制造灾难的银行截流的巨大流动性”择机冲进这些国家、先制造资产泡沫、再刺破资产泡沫、最后再以低廉的价格、以兼并为名进行产权攫取创造条件,从而实现用“凭空制造的流动性”低价换取南方经济体、甚至日本、韩国等“实体产业”的战略目的,继而通过控制南方经济体、甚至“非欧美”的“实业”方式、彻底摆脱“欧美金融危机”。
  
  事实上,对这一可能性,早在欧美全面爆发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指出:对中国、印度等南方国家而言,对日本、韩国等所谓”非欧美经济体而言”,对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大并购要保持高度警惕。
  
  ●算盘珠子并不都是一方拨的
  
  然而,这只是“欧美”的自个的算盘,一个在“孟买恐怖袭击”时就开始有所行动的算盘,但是,从印度政府最终没有跳入“欧美”的圈套、始终保持冷静,从而令“欧美资本”“在南亚战争打响之后,伺机涌入印度、全面接管印度经济”的算盘始终没有机会执行的情况来看,算盘珠子并不都是一方拨的。
  
  ●“合谋”着南方的“欧美”可也能被南方所“合谋”
  
  另外,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因印度没有跳进战争圈套、“欧美”的南亚政策、特别是阿富汗政策“就始终不肯走近半步”的情况来看,“合谋”着南方的“欧美”也是“有利则合、无利则分”,再加上欧元与美元有着不可调和的“瑜亮情结”,因此,这就为中国等南方经济体合作打破“欧美”的“经济合谋”提供了可能,并也为“欧美经济”被南方经济体“合谋”着“分而治之”提供了可能。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中印启动新一轮边界谈判的时机来看,看来印度政府也看到了“经济被接管的危险”始终没有远离印度,同时也看到了与中国合作就有“避免被合谋”的机会。
  
  因此,在中美进行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之后,在克林顿飞赴朝鲜所上演的那幕“英雄救美”、从而本质上是宣布“另一个过程”正式开始之后,在相当一段时期内,“三边撕裂”之内,“南北撕裂”之内,或者北方成员与南方成员之间的“各种排列组合”都将集中上演,当然了,这些“排列组合”仍然会有猛烈的枪炮声,但更多地是各种经济制裁、各种贸易控诉、各种进口限制、甚至是对利率、汇率、产品、特别是食品安全问题的“关注”。
  
  ●针对中美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战略意义,我们重复强调三点
  
  在这里,针对中美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战略意义,我们重复强调三点:
  
  第一,“尽管只有框架、没有细节”,但放在目前国际背景下,对中美双方而言,中美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都算不上成功,只能说是“有意义”的;
  
  第二,对中国而言,其“有意义”之处在于就此宣示:如果欧盟、俄罗斯、甚至印度、巴西、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在处理各自与中国、美国的关系上无法进行最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那么,在中国被动、从而不得不往“既有框架内填充对美国有利的细节”时,在中国吃亏的同时,它们也一定会吃亏!
  
  第三,对美国而言,其“有意义”之处也在于就此宣示:如果欧盟、俄罗斯、甚至印度、巴西、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在处理各自与中国、美国的关系上无法进行最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那么,在美国被动、从而不得不往“既有框架内填充对中国有利的细节”时,在美国吃亏的同时,它们也一定会吃亏!
●就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而言,这是“奥巴马主义”在被迫表态
  
  在重复了上述三点的基础上,我们再去看克林顿所谓的“英雄救美”,也就不难明白,就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而言,这是“奥巴马主义”在被迫表态。
  
  ●再谈“朝美能否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本质
  
  如果您一直在阅读《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那么,我们经常强调的一个观点相信您会有深刻的印象上,那就是:“朝美能否实现关系正常化”本质上是美国对中国极其重视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态度问题,显然,一个重新融入世界经济的朝鲜经济、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快速启动非常重要,对日本、韩国的“东亚经济一体化态度”也非常重要,这也正是美国始终不愿意与朝鲜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的原因所在。
  
  ●一种可能
  
  显然,一种可能就是:一旦日本、韩国也因美国表态“不再反对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而也参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甚至彻底回归“东亚经济一体化”,那么,也就标志着美国决心不再阻拦中国的“南下与北上战略”,甚至参与这一战略,也就标志着中国引领东亚时代的正式来临,也就意味着美国“学习十九世纪英国向美国缓慢交权、以延缓英镑金融霸权衰落速度”的时代来临,换句话说,也就意味着美国拼命兜售的“G2”时代的来临。
  
  ●这些是不可能发生的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些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美国直至今天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继续维持霸权”。
  
  ●就眼下而言,中国需要做的就是一点一点地推进“南下与北上战略”
  
  对中国而言,永远不要对所谓“G2”抱任何幻想。我们认为,就眼下而言,中国需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地利用“三边撕裂”、“南北撕裂”,特别是利用欧盟、美国、日本之间的经济矛盾,一点一点地推进“南下与北上战略”,逐步地提高自己的产业结构与科技水平,并在此基础上、最终、且牢固地拿到国际金融游戏决策权。
  
  ●态度是摆出来了,但仅仅是个态度,与行动是两回事!
  
  从克林顿“英雄救美”到奥巴马政府声称“不会放松制裁朝鲜”的情况来看,华盛顿“准备默认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既可能实现朝美双边关系正常化)”的态度是摆出来了,但仅仅是个态度,且是被迫摆出来的,与行动是两回事!
  
  ●这个态度“更多地是着眼于警告”
  
  值得强调的是,这个态度“更多地是着眼于警告”与美元争霸的欧盟、与中国争夺东亚主导权的日本、及想自己把持朝鲜半岛经济主导权的韩国的,至于警告的详细内容,请参阅“针对中美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战略意义,我们重复强调的三点”。
  
  然而,从极可能获胜的日本民主党代表鸠山由纪夫抛出“为形成东亚地区稳定的经济合作和安全框架,应争取建立‘东亚共同体’,包括将来创设‘亚洲共同货币’”,并明确表示“源于美国的全球金融危机引发人们对美元主导货币体系的担忧”的情况来看,这位“可能的日本首相”与现任首相麻生的“对美认识”有很大的距离。
  
  也就是说,日本将来在处理与中国、美国的关系上,所选择的“最合乎其自身利益的选择”有可能是对美国不利的。
  
  这样,基于中美对话是“有框架没有细节”的“意义”,日本的选择就可能导致美国的被动,因此,华盛顿日后是否不得不“往既有框架内填充对中国有利的细节”,那就值得我们期待了。

 ●克林顿访朝同样是警告印度的
  
  值得强调的是,克林顿访朝同样是警告印度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中印开始在边界谈判的情况来看,作为最具潜力的“两块金砖”,为了破解“欧美合谋”,考虑到历史因素,中印都有愿望、且有责任尽快谈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合理方案”来,一旦如此,华盛顿日后是否不得不“往既有框架内填充对中国有利的细节”,这同样值得我们期待。
  
  ●中国也好、印度也好、在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都要高度警惕“欧美”可能施加的突然袭击
  
  然而,在短期内,我们认为这是困难的,在南方经济体共同破解“欧美”合谋的问题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努力期间,中国也好、印度也好、在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都要高度警惕“欧美”可能施加的突然袭击、这种袭击将有非常明确的目的,就是挑拔、激化、利用“中印”等南方经济体之间的矛盾。
  
  就中国而言,值得高度警惕的一个是内地的房地产市场,再一个是香港股市与楼市。
  
  对印度而言,关键时刻 ,印度的金融稳定与粮食问题是个大问题。
  
  还有,克林顿访朝同样是警告欧盟与俄罗斯的,对欧盟与俄罗斯而言,华盛顿想警告它们的是,一旦它们与中国、美国的关系选择错误,一旦美国被迫将“朝美双边关系正常化”的态度做实、从而正式“默认”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甚至东亚经济一体化,也就意味着“G2”时代的正式开始,显然,美国人很想让欧盟、俄罗斯明白:一旦真的“G2”,也就没有欧盟、俄罗斯什么事了!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警告有用吗?谁都知道,如果美国人真的愿意“G2”,那就立刻交出“美元本位制”,或者立刻对华解禁高科技输出、放弃支持“三独”的政策。什么“实事儿”都不做,谁又会相信什么“G2”呢?
  
  ●是时候推动“朝鲜与欧盟关系正常化”了
  
  因此,东方评论员认为,在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问题上,为了给美国、甚至日本、韩国一点儿紧迫感,为了尽可能地拆解“欧美”,对北京而言,只要华盛顿在中亚方向、南亚方向不敢轻举妄动,那么,在继续保持对“美元本位制”进行攻击、从而最大限度拉开“欧美”的同时,是同时推动“朝鲜与欧盟关系正常化”、“中东四方工作小组改革进程”与“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的时候了,也就是说,在中美进行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从而让“方方面面”自己选择之后,是从“空谈”回到“实干”的时候了。
  
  值得强调的是,同时推动“上述进程”并程发展,既是着眼于揭露“变革版尼克松主义”的虚伪性、也是着眼于“实质性”地削弱“美元本位制”。
  
  当然,如果华盛顿、或者“美元本位制”忍受不了这种“轻削慢磨”,从而在中亚、或者南亚方向轻举妄动,那就是另一个玩法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种玩法”下,在美国的坚定盟友--加拿大都不相信美国能取得阿富汗战争胜利的情况下,不论是欧盟、俄罗斯、甚至是印度、日本、中国,就会立刻兴奋起来、并迅速选准方向,在各取所需中,让奥巴马与它的“变革版尼克松主义”一样,迅速走向失败。起码被拜登“公开藐视”、声称其银行体系撑不过15年的俄罗斯、是非常乐意看到“美元本位制”撑不过15年的!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1
2009-08-11 21:04:10.0
每周必看,分析的透彻
2009-08-10 22:10:58.0
每周必看,分析的透彻,中国有这样的人,是我们的福气,支持!
2009-08-10 16:49:10.0
国家强盛才是根本之道,相信中国的实力,以及老祖宗虽我们的影响,只做不说!!逼死资本!!!
mm
2009-08-10 15:59:01.0
上天有命,皇帝昭曰:应该把此人才纳入中国智库首席成员。
2009-08-10 15:38:33.0
朝鲜虽国贫民穷,但铁骨铮铮,面对列强挤压,主动出击,以小博大,以战求和,外交运筹能力令人惊叹。金正日就像一颗铜豌豆,让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嚼不烂吞不下,无计可施。今次人质外交,金正日与克林顿合影时,虽看上去形体消瘦,但笑容灿烂,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将外界的各种猜测一扫而光;而克林顿一脸严肃,不见往日潇洒,显得有苦难言。美国作为中国与朝鲜共同的对手,中国通过购买美国国债,步步退让,赂美而求苟安,虽得片刻安宁,但环视四境,仍然烽烟四起。而朝鲜对美国寸步不让,步步佔先,犹如一隻刺蝟,美国这隻秃鹰不仅无处下口,反而时不时被扎上几针。朝鲜小而强,相比之下,中国则是大而弱。就像一匹骆驼,虽然瘦骨嶙峋,但终究驰骋在沙漠上,赢得的是尊敬;而一隻猪,虽然肉长得快,也很壮硕,但等待着牠的仍是捱宰的命运。
2009-08-10 15:31:55.0
每周必看的好文章。看后眼界开阔,是我知时事的最好精神食粮。真是谢谢了!
111
2009-08-10 15:26:13.0
顶!
2009-08-10 15:10:37.0
有感于《49年以来最大动作!中国将撤七大军区建东西南北战略区》:古有汉唐削藩,结果反过来把自己的江山给削了,脑袋搬家了;近有山西有阎锡山、东北有张作霖、云南有李宗仁.....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军阀割剧混战史,好不容易中国太平了一甲子(60年),终于又要被这帮个中华盛顿民族千古罪人再来一次军阀混战、血流成河的历史轮回了,应该彻查这一提议者是谁?是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打入的奸细、间谍?!共产党员领导的新中国是任何外界力量也打不败的,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突破,真不敢相信现在的中国领导会出此昏招——《孙子兵法》中“不战而屈人之兵”计,还真让美国鬼子活学活用了!!!
2009-08-10 14:59:44.0
请问东方时事评论员,如果让当代的领导集体去决策过去的“抗美援朝”,后果会是什么?
2009-08-10 14:44:45.0
广角镜,呵呵,又不失真实。
yyy
2009-08-10 14:27:31.0
东方坚定的崇拜者,每次都期待东方的文章!!!
333
2009-08-10 13:50:48.0
我从不指望国内的那些砖家、叫兽、精蝇能救国,我最反感的就是那些喝了点洋墨水,动不动就说美国怎么怎么样,欧洲怎么怎么做的人,想和国际接轨,先拿民生接轨,让国人有得吃,有得穿,有得住再说。如果哪一天中国亡国了,我没有任何企求,我只要求政府给我一支枪,还我一个打游击的权力。
2009-08-10 13:27:24.0
每周必看,相对来说中华必亮剑的其他文章都好烂哦
2009-08-10 13:12:58.0
说得好,但是中国的反击总是限于抗议,谈判的话,怕是效果也是有限的啊。
发表评论
昵 称:
内 容:
表 情: